中新网建德7月9日电(钱晨菲 郭其钰 苏礼昊 汪旭莹)尽管泄洪前就被转移到了安置点,但家住杭州建德浙西巷小区的童丽君还是忍不住抱着孙子来到小区附近,隔着警戒线向里张望。“在这里住20多年,确实也担心家里被淹,大部分东西都没搬走……”

8日9时,浙江新安江水库首次9孔全开泄洪,建德8个乡镇(街道)共30万人受到泄洪影响。当日下午,记者来到当地探访看到,不少小区受灾严重至一层被淹,城区部分地段出现内涝,行人出行受阻。

8日一早接到白沙大桥东侧江水倒灌情况后,建德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邵志兵便组织“老兵服务队”到江边参加防汛工作。“我们主要负责在江边装沙袋加固堤坝,目前这里已经有900多包沙袋,但还在继续装。”邵志兵介绍,“老兵服务队”都是今年的转业干部和转业士官,他们主动请缨为家乡建设出一份力。

新桥宾馆总经理王一中介绍,新桥宾馆安置点共安置居民110人左右,其中老年人约占一半数量。由于泄洪水位不断上涨,打乱了新桥宾馆最初的计划,也给安置工作带来很多棘手的问题。

多方力保城市运转。王刚 摄

图为张来志当年种下的树已郁郁葱葱(资料图)。受访者供图

泄洪致建德多处受淹。王刚 摄

据了解,建德受泄洪影响的乡镇(街道)共8个,受影响人员约30万人。9孔泄洪后受淹村落12个,受淹企业商户41家。截至8日16时,建德共转移9060人,其中主城区转移3996人,包括因内涝转移285户556人。

距离被淹小区不足10米,地势较高的商铺暂未进水。某服装店店主钱小英告诉记者,“我在这里做生意,开店已经十多年了,我第一次看到(江水)漫的这么狠,我昨天早上过来开门的时候,它已经到一楼(储藏室)的窗口了,今天早上我来开门的时候,漫上来一大半多了,到二楼的窗口了。”

在此次泄洪之前新安江街道已安排地势较低的住户和商户转移,随着泄洪量不断加大,水位迅速上涨,街道彻夜组织人员转移。“老百姓总体还是比较理解和支持的,但也遇到了少数群众认为房子是砖房,问题不大,思想上就不想走。最后通过我们街道和村社区干部、志愿者做工作,基本上都已经转移。”程斌说。

携手渡过难关 温度从未缺席

8日下午,记者来到建德新安江街道,这里也是该市城区受灾最严重的区域之一。一条名为江滨路的南侧,穿城而过的新安江江水依然湍急,沿江的江滨公园已被淹没于水中。

2013年张来志退休,他更是把全部精力投了进去,起早贪黑修水渠、栽树、剪枝、浇水。靠着年复一年的坚持不懈,曾经荒凉的生态环境被彻底改变,优美的景色吸引周边村民前来散步、过林卡(藏语意为在园林里玩耍),就连过往的游客也经常停下车来歇歇脚。

为履行以生态致富的承诺,张来志与当地村民共同成立了桑珠孜区红鼎山庄专业合作社,继续投入资金建设生活、养殖和经营用房,完善基础设施,打造东嘎乡村旅游品牌。如今,红鼎山庄度假村已开业在即。

新安江水库9孔泄洪。陈捷 摄

“今天早上江面已经跟路面持平了,9孔全开后江水开始倒灌到路面。排水车一早就到了现场,每小时可排500立方米,但也只能缓解情况,因为水量实在太大了。”在建德江滨中路一积水路段,建德市城管局副局长陈根良介绍,7日开始频繁开闸泄洪导致持续高位水位,同时水流也很急,导致江水倒灌。

然而接踵而至的困难还是让张来志措手不及,“这片荒滩地遍布鹅卵石和沙子,除了杂草,没有一棵树。”他自掏腰包,雇佣周边的村民挖树坑,但坚硬的土质需用钢钎和尖镐才挖得动,一个人忙活一天也挖不了几个,而好不容易种下的树也要靠人工长期浇水才能存活。

“我们早上六点多就出来抗洪了”,杭州消防救援大队建德大队新安江站站长包民伟介绍,杭州消防救援大队建德大队出动8辆消防车28人,负责城市排涝、疏散人员、抢救物资等。

过去的24小时,王一中睡了不到3小时。“我们要想办法把有些客人腾出去,来保证受淹居民的安置。同时我们也把所有的员工都调来加班,来保障安置点的正常运转。因为泄洪,新安江上的桥都暂停通行,但宾馆很多员工住在对岸,我们便派车把他们从高速接过来,保证安置点的人手充足。”

然而近20年过去,曾经年富力强的张来志已年过6旬,为了一个生态梦,他背负近70万元人民币的债务。“搞生态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但回报是长期的、可持续的,牡丹江和雅鲁藏布江都是我的家乡,能为家乡父老闯出一条生态致富的路子,我这辈子值了。”(完)

自泄洪以来,建德城管、公安、交警等部门联合组成巡防保障队伍,配合实行三班倒,24小时值守交通管制和沿江一带的安全管理。“特别是有一定险情的点位,我们都确保24小时有人员值班,情况严峻的时候,连轴转也要顶上去。”建德市城管局市容管理科科长廖明星说。

连续抗洪12个小时的消防队员。王刚 摄

湍急冰冷的洪水之下,街道、城管、消防、公安等筑起一道道“温暖”防线,邻里乡亲热心相助,亦共同守护着家园。

傍晚,安置点内的居民已进入餐厅吃饭,宾馆为居民们准备了两菜一汤的快餐,保证他们基本饮食不受影响。

2004年,张来志援藏期满,但他的生态梦还没有来得及实现,于是他有些忐忑地跟父母商量继续留藏工作。出乎意料的是,父母非但没有反对,还给了张来志一笔资金,“有梦想就去做,但不能只靠动用职权,享受国家政策来完成,钱不够就找兄弟姐妹们再帮一点。”

多方力保城市运转。王刚 摄

面对不断上涨的水位,家住罗桐社区的江玉珍老人被安置在家附近的新桥宾馆集中安置点。“住在这里很安心,吃得也好”,江玉珍告诉记者,安置点的环境很舒适,工作人员也很体贴,自己的老邻居也被安置在隔壁房间,大家都很安心。

“昨天和今天洪水可以说是飞速上涨,开三孔的时候水还刚刚漫到江边,开七孔的时候水深大概一米左右,现在水深有三米。”新安江街道办事处主任程斌表示,随着水位快速上涨,街道迅速研判转移方案,第一时间安排人员撤离。

在新桥宾馆不远处,记者注意到一家名为小汐果水果店的待营业店铺,其内部堆满了大至冰箱小至被褥的物品。店主陈洁介绍,这都是受淹小区居民临时放在这里的家当,她提供这个存储空间,希望能为邻里渡过难关做一点贡献。“有困难,大家支持一下就能挺过去。”(完)

江水倒灌路面 多方力保畅通

新安江街道罗桐社区,是泄洪后洪峰经过的第一个社区,也是此次受灾最严重的社区。该社区内某居民楼的储藏室已全部被淹,现场消防车仍在不停抽水。

据悉,该居民楼住户6日晚开始转移,7日中午已全部转移至附近酒店或亲友家。

2002年6月,40岁的张来志入选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第一批援藏干部,任原日喀则地区(今日喀则市)谢通门县发展计划委员会主任。看到雅鲁藏布江畔有不少荒滩,想到自己在内地发展生态的工作经验,张来志反复思考怎样让这里绿起来,周边老百姓也跟着富起来。

而在江滨路北侧,沿江数个小区均不同程度受淹。拱新路13号——建于二十世纪80年代的一幢老式居民楼是受影响最大的建筑。因为江水倒灌,这里原本位于一楼位置的杂物间已看不到,积水已经漫至楼上阳台位置,水上还漂浮着一些居民来不及搬走的杂物。

图为张来志为树木剪枝(资料图)。受访者供图

不得已,张来志从内地找来表弟,支付报酬让他帮忙统筹相关事务。但在高寒缺氧的自然环境下,长年累月的付出,又看不到明确的发展前景,出现思想波动的表弟还是离开了。张来志只能在工作之余,利用早晚和节假日的时间过来做些事情。

备受鼓舞的张来志向日喀则地委(今市委)组织部申请将工作关系调入西藏,后获批准。在家人的全力支持下,他选中了上述那片荒滩地,打定主意通过生态修复,发展休闲旅游的方式实现当初的想法。在得知情况后,当地有关部门也在相关手续办理等方面给予了诸多支持。

图为张来志修建的水塘(资料图)。受访者供图

此次泄洪,建德在农业、工矿企业、基础设施、公益设施、私人财产等方面损失初步统计约1.24亿元。而在当地的大街小巷,无数不为人知的身影坚守于雨中水中,为降低灾害影响默默付出。

小区一层受淹 居民紧急转移

新安江水库泄洪从3孔开放到9孔,城区的排涝系统受到很大考验。记者到达建德城区时,沿江的公园、绿道、码头均已受淹,路面上倒灌的江水最深已到膝盖。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