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冰还主张其经常帮助张先生或张先生的公司购物,并就此提交银行账户流水单、网上支付凭证截图等为证。

张先生还表示,另有一部分是通过小冰的卡向张先生境外账户汇款。

上述问题的出现,表明市场相关各方对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意义,认识还不够清楚,重视程度还不够。一方面,部分券商仍保持传统的通道业务思维,依赖客户量获取利润,热衷游走于灰色地带获取各种“非标”客户从而增厚业绩,却不愿意在深度挖掘客户价值上下功夫。在这些券商那里,适当性管理成为表面文章,导致“垫资开户”等问题时有发生。另一方面,也有不少投资者对于科创板的市场特性和功能认识不清,对科创板的市场风险认识不足,对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更是缺乏考量,抱着“逢新就炒”的老思维,一厢情愿地把科创板以及科创板有别于传统主板的特殊交易机制当成投机炒作的机会,挖空心思想冲入科创板“淘金”。凡此种种,对于科创板的成功开板,对于科创板市场功能的正常发挥,都将带来潜在危害。

经法院审理查明,该案中,张先生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擅自将202万元的夫妻共同财产转至小冰名下。

小冰说,其应聘后一直在张先生的公司做兼职,工作内容包括打包发货、换包装、进口文件的处理、样品送检、取送文件、审核相关产品是否对人体有害、能否经受高温等。工资按项目计算,单个项目5万元。

或许,有些券商会担忧,券商没有权限和能力对用户资金账户进行“穿透”,核查手段有限,“垫资开户”难管。其实,科创板相关规则对客户适当性管理及相关券商职责,是有明确的规范和程序的。这些券商应首先自问,自己是否真正尽到主体责任,是否已做到关关严把。上交所在现场检查中发现的种种问题,显然不能简单地归类为券商能力问题。

法院认为,夫妻一方非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将共同财产无偿赠予他人,严重损害了另一方的财产权益,有违民法上的公平原则,这种赠予行为应属无效。

小冰还辩称,张先生曾将大额款项汇入其账户,相应款项不久即汇出至张先生的境外账户,其并未实际取得相应款项。

“平等的处理权”不等于“独立的处分权”

因无法签劳动合同,故以张先生个人名义向其发工资,每个月2万余元。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89条规定“在共同共有关系存续期间,部分共有人擅自处分共有财产的,一般认定无效”,因共同共有人对共有财产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权利、共同承担义务,处分“无效”的效力是基于共有财产的整体,故擅自处分行为“全部无效”而非“部分无效”。本组文/本报记者 朱健勇

据上交所介绍,在前期开展的科创板客户适当性管理情况专项现场检查中发现,部分证券公司在客户适当性管理方面,特别是在对投资者“垫资开户”的主动甄别方面存在问题:一些证券公司对垫资账户的筛选条件较为简单;部分证券公司尚未制定客户资产异常变动的监控流程和业务制度;部分证券公司未主动对资产异常变动的投资者的资金来源、资金性质及在一定时期内账户资产分布异常情况等进行核查;还有一些券商对客户的知识测评流于形式。

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单方赠予无效 返还202万元

法官表示,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对共同财产具有平等的权利,对于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

依据我国婚姻法的规定,在夫妻双方未选择其他财产制的情形下,夫妻对共同财产是共同共有,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应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夫妻对全部共同财产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所有权。

小冰在庭审中辩称,其于2013年9月在网上找兼职时认识了张先生,当时张先生的公司在招聘技术咨询。

科创板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试验田”。科创板试行的注册制,科创企业的不确定性较大、价值判断较难等特性,决定了科创板更适合具有一定资金实力、专业投资能力和经验,以及较高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建立科创板客户的适当性标准,即是对科创板交易秩序的维护,更是对广大中小投资者的保护。

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

法院认为上述消费记录的时间跨度大、金额较小,无法体现与张先生所转款项的关联性。

最后,法院判决小冰向李女士返还202万元。

李女士索要钱款无果的情况下,将其丈夫张先生及小冰告上法庭,要求确认赠予行为无效、判令小冰返还夫妻共同财产222.7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上交所已明确表示,将持续跟踪评价证券公司科创板各项工作落实情况,发现落实不到位或发生投资者投诉纠纷的,将采取相应的监管措施或纪律处分。情节严重的,将上报中国证监会。这是对相关券商的郑重提醒:如果在科创板投资者适当性管理问题上“耍花腔”,在“垫资开户”等问题上“掩耳盗铃”,后果会很严重。

张先生在庭审中表示双方没有约定如何分割财产,其不同意李女士的请求,并辩称其与小冰是工作上的合作关系,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转给小冰的两百多万元主要是小冰4年的工资和奖励。

张先生称其从事医疗器械和化妆品进口工作,需要了解医疗器械和化妆品的材料,因此聘用小冰做公司顾问,小冰是材料专业的学生。

为此,在5月13日举行的科创板相关业务培训中,上交所重点针对专项检查中暴露出的问题,要求券商严格承担主体责任,让所谓的“垫资开户”等问题在科创板开板前清理干净。

昨天,北京青年报记者获悉,海淀法院审结了此案。

夫妻一方擅自将共同财产赠予他人的赠予行为应为全部无效。

法院认为,张先生及小冰虽主张双方存在雇佣等法律关系,但未就此提交充分证据,亦未对明显异常的汇款情况作出合乎常理的解释,根据现有证据确认张先生的上述转款均系擅自作出的无偿赠予,同时考虑到张先生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及在审理中否认其赠予行为的情况,小冰应将上述款项返还李女士个人。

共同共有一般是基于共同生活或者共同劳动而产生的,夫妻共有是典型的共同共有关系。

李女士认为,张先生和小冰的行为破坏了其家庭、违背了基本的社会伦理道德、有损公序良俗,因此,将张先生和小冰一起诉至法院,要求确认赠予行为无效、判令小冰返还夫妻共同财产222.7万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通讯员 郭文成 胡美青

夫妻对共同财产享有平等的处理权,并不等于夫妻双方各自都有独立的处分权。

经李女士反复询问,张先生承认其在2013年9月认识了小冰,次月开始与其保持不正当关系,其间陆续通过现金、转账、赠予礼物等方式将大量夫妻共同财产擅自赠予小冰。

227.7万元是工资还是赠予?

Published on :Posted on